您现在所在的位置:主页 > 科技前沿 >
等了这么久,爬宠行业的春天到底来了没有?_宠物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7-24 01:06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标题:等了这么久,爬宠行业的春天到底来了没有?

记得年初疫情期间,国家林业和草原局曾召开会议,强调要全面清理规范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从业机构。随后各地林业和草原局相继撤回并销毁与野生动物经营利用相关的许可证件或文书,连此前已经核发了的许可证件及文书也被收回并销毁,全国野生动物人工繁育、交易、流通和消费市场就此停摆。

对此,众多异宠爱好者纷纷表示按照会议精神理应区分有关人工繁育行为是否以食用为目的,而不是一刀切的对待所有繁育饲养行为。后来经过多方沟通协调,部分两栖类动物被划入了水生生物管理范畴,由于水生野生生物归渔业部门管,因此水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可以照常办理,水生野生动物相关产业因此也得以幸免,而陆生野生动物相关产业就没有这么幸运 ,不仅叫停了陆生野生动物的繁育许可证的审批,经营利用许可证更是直接被清理、销毁。

后来随着《野生动物保护法》修法的呼声高涨,人们的目光和争论的焦点又转到了《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名录》和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的扩展保护管理范围上,就某些特定物种名称是否应该列入保护物种名录再次产生分歧。

然而分歧尚未彻底解决,各省市又开启了新一轮的《野生动物退出人工养殖补偿方案》。这一些列的操作,让所有人都应接不暇,上一秒还在讨论如何生存呢,下一秒就开始考虑如何转行了。

如今大半年已经过去了,随着相关话题讨论热度的逐步消退,人们对野生动物保护相关工作进展的关注度也有所锐减。然而此次事件对异宠行业造成的冲击和影响确是无法挽回的。

4月初,小编曾去了趟北京的十里河和官员的花鸟鱼虫市场,原来的爬宠店铺几乎尽数关停,留存下来的也都换了灯箱招牌,店内也不再售卖相关活体,转而卖起来用品和器材。正当我们以为爬宠行业或许就此希望渺茫之时,两条与野生动物相关的最新动态,又给了我们以无限的揣测空间。

7月13日,辽宁省林业和草原局近日发布《辽宁省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陆生野生动物名录》(以下简称《名录》),《名录》收录了兽纲的草兔、松鼠、野猪等7科22种,鸟纲的雪雁、珠颈斑鸠、三趾鸥、鹌鹑等37科130种,爬行纲的白条草蜥、王锦蛇、短尾蝮等6科22种,以及两栖纲的中华蟾蜍、北方狭口蛙等3科6种,总计17目53科180种。

7月14日,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关于继续保留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核发》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原文如下:

按照《黑龙江省野生动物保护条例》有关规定,应当依法规范人工繁育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行为,对于我省开展取消省地方性法规设定的行政许可事项涉及我局事项的,我局提出不予取消且继续保留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核发行政许可事项。

以上两条,释放了哪些信息?

1、《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目前尚未发出更新后的最新版本,但此前在相关报道中已经公开明确表示将推进《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目录》调整进度,修订“三有”动物名录,完善野生动物人工繁育、经营利用、标识管理等配套的管理办法和技术标准。现在辽宁省已经开始着手修订,相信其他省市地区很快也将陆续开展相关修订工作。

2、“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人工繁育许可证”即是指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之外的相关物种进行人工繁育时给予的相关批准证明类文件,按照此次黑龙江省给出的保留依据中第一条和第二条不难看出,种源合法来源途径的证明及野外种群与人工繁育种群的区分将是今后开展保护“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相关工作的重点之一。这也意味着,今后人工繁育种群将进一步被明确并区别于野生种群。